搜索 解放軍報

“嘮叨班長”與“特戰玫瑰”

來源:中國軍網-解放軍報作者:姚永偉 徐 聰責任編輯:楊凡凡
2021-09-14 08:30

“嘮叨班長”與“特戰玫瑰”

■姚永偉 徐 聰

姜 晨繪

2014年,剛轉士官的王甬驍,認識了特戰女兵代鈺。

一個是温和細心的“嘮叨班長”,一個是果敢剛強、一點也不“黛玉”的“特戰玫瑰”,從認識的那天起,兩人巧合般地開始了一場接一場的“較量”,並在這個過程中,慢慢靠近對方。

那天,王甬驍因急着吃飯接崗,不小心撞到了剛打完飯的代鈺,碗裏的湯全灑在了代鈺身上。王甬驍連忙低頭到處找紙巾,恨不得趕緊找個地縫鑽進去。

這時,代鈺拍了拍衣服,撂下一句“以後小心點”,徑直離開了。

這個女兵有點“冷”,像一朵帶刺玫瑰,這是王甬驍對代鈺的第一印象。由於這場小意外,他這個班長在與“特戰玫瑰”的初次見面中,明顯氣勢弱了小半截。第一回合,代鈺勝。

此後的兩年,代鈺一直在參加旅組織的女子特戰集訓,王甬驍也參與了某項任務,兩人很少見到對方。

2016年,代鈺成為預備黨員,王甬驍恰巧成了她的培養聯繫人,兩人又有了新的交集。一次,單位組織預備黨員理論考試,代鈺剛好正在為比武做準備。

“59分!”理論考試成績出來後,代鈺心裏一陣鬱悶。一向不服輸的勁兒湧了上來,她一連幾天只要有空就“泡”在學習資料裏。

王甬驍將這些看在眼裏,對代鈺説道:“我是你的入黨培養聯繫人,成績不合格,我也有責任。接下來,我幫你。”

王甬驍講起資料的內容,重點突出,方便理解。為了提高代鈺的學習效率,王甬驍還經常提醒她,“重點知識記得用彩筆標註”“早上頭腦比較清醒,你多看一些難題”……有了王甬驍的幫助,代鈺進步很快,在之後的理論考試中,取得了非常不錯的成績。

回顧那段備考經歷,代鈺感到非常神奇,一向很“酷”的自己,竟然心平氣和地接受了王甬驍的“嘮叨”。那天,她將自己的成績拍照發給王甬驍,並對他説:“謝啦,‘嘮叨班長’。”

“嘮叨班長”和“特戰玫瑰”的第二回合較量,王甬驍勝。愛的種子,也在兩人心中不知不覺地悄悄發芽。

特戰集訓中,代鈺名號響亮。她是那個抓蛇吃蟲,一年磨壞好幾雙戰靴的“特戰玫瑰”。三層樓攀登訓練中,她是雙手受傷了仍堅持與男兵較量的訓練尖兵。狙擊手考核中,她是過五關斬六將、獲得集團軍第2名的女槍王。多年的磨礪讓她十分堅強,但在王甬驍的心裏,代鈺仍是一個需要被照顧的小姑娘。

一次,代鈺所在小組前去執行某項任務。王甬驍有相關任務經驗。考慮到任務強度大、平時洗澡不方便,在她們出發前,他給大家準備了一些熱量較高的食物和濕巾。代鈺發現,這位“嘮叨班長”也有細緻體貼的一面。

2017年5月,兩人所在單位要移防到高原。代鈺此時也面臨退伍還是留隊的抉擇。那段時間,連隊官兵爭先恐後上交請戰書的場景,時不時地在她腦海裏閃現。一天夜裏,代鈺翻開筆記本,發現新的一頁上寫着:“加油,讓你的熱血在這個地方再次沸騰。”這是王甬驍的字跡。簡短的話語,像是一道光,讓代鈺心中一下子充滿了力量。

那天晚上,代鈺寫下了自己的留隊申請。

“嘮叨班長”和“特戰玫瑰”的較量,火藥味漸漸淡了,彼此有了更多理解和支持。

2019年,王甬驍參加集團軍“四會”教練員集訓,獲得“專業技術能手”稱號。同年,代鈺參加西部戰區陸軍狙擊手集訓,獲得集團軍“精武強能標兵”稱號,榮立三等功。年底,兩人一同走上領獎台接受表彰。這一回合,“嘮叨班長”和“特戰玫瑰”的較量,平局。

去年,代鈺的父親身患重病,但因為疫情,她無法及時趕回家看望。

王甬驍得知後,上網查資料、請家人幫忙聯繫醫院……“不管有什麼困難,我和你一起面對。”王甬驍的承諾,讓代鈺感到非常安心。過去的幾年,他們在“較量”中一點點靠近對方,終於這顆愛情的種子開出了花。

今年7月1日,王甬驍和代鈺領證結婚。他們相信,無論在愛情還是軍旅的路上,“嘮叨班長”和“特戰玫瑰”一定還會攜手走下去。

輕觸這裏,加載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