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 解放軍報

軍史發現|“鉗馬打胡”:推開西北解放大門

來源:中國軍網-解放軍報 作者:孫瑾溪 桂星星 發佈:2021-10-07 07:12:29

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

“鉗馬打胡”:推開西北解放大門

■孫瑾溪 桂星星

中央軍委關於鉗制兩馬、殲滅胡宗南四五個軍致彭(德懷)、張(宗遜)、趙(壽山)電(1949年6月26日)。桂星星供圖

在香山革命紀念館《毛澤東同志香山時期發佈電報手稿專題展覽》中,展出了毛澤東在香山時期起草的202封電報手稿。一封封電報,充分展現了毛澤東將革命進行到底的堅定決心。

展覽中,有一封解放戰爭時期毛澤東以中央軍委名義發給第一野戰軍的電報。電報提出以“鉗馬打胡,先胡後馬”的方式來解決盤踞在西北的兩大國民黨軍殘餘勢力。

電報中的“馬”,一個是指長期佔據青海和甘肅部分地區的地方軍閥馬步芳集團;另一個是指長期佔據寧夏的地方軍閥馬鴻逵集團。“兩馬”以騎兵戰法為主,機動作戰能力較強。“胡”指的是國民黨軍胡宗南集團。

在渡江戰役取得決定性勝利的時候,中央軍委在香山向各野戰軍發出向全國進軍的命令。由彭德懷任司令員兼政治委員、張宗遜和趙壽山為副司令員的第一野戰軍奉命向西北進軍。第一野戰軍於1949年5月11日發起陝中戰役。5月20日,西安解放。之後,第一野戰軍繼續集結兵力,向西北進軍。面對西北地區的兩大強敵,遠在香山的毛澤東於1949年5月26日致電彭德懷、張宗遜、趙壽山,指出同時攻打胡部和馬部是不可取的,並且不要着急開打,要等待時機。

在我軍整頓之時,馬繼援率兵從北進攻咸陽,企圖攻佔西安。我軍向馬繼援部打響了咸陽阻擊戰,取得全面勝利。馬繼援率兵後撤到涇河以西,退守彬縣、長武、永壽一帶。胡宗南主力5個軍也由武功、周至向扶風、眉縣撤退,撤至渭河南北兩岸地區,另一部撤至更西的寶雞地區。兩方部隊呈掎角之勢,企圖阻止我軍繼續西進。

6月中下旬,第18兵團(司令員周士第)、第19兵團(司令員楊得志)從太原快速行軍,陸續抵達西安,加入第一野戰軍。第一野戰軍的軍事實力顯著增強,與“兩馬”、胡宗南部決戰時機逐漸到來。

在當時的形勢下,第一野戰軍內部就如何“鉗馬打胡”進行深入討論。

彭德懷根據毛澤東“集中優勢兵力打殲滅戰”的軍事思想,考慮先進攻胡宗南部。彭德懷就此想法致電中央。經過深思熟慮,毛澤東於6月20日製定了《鉗制馬繼援等部消滅胡宗南的作戰部署》,指出打胡部的同時要鉗制馬部。6月26日,毛澤東以中央軍委名義向彭德懷、張宗遜、趙壽山致電,明確指出“鉗馬打胡”的作戰方針。

彭(德懷)、張(宗遜)、趙(壽山):

根據近日情報,馬匪各部業已準備向彬(縣)、長(武)撤退,鬍匪各部勢必同時向寶(雞)、鳳(翔)撤退,決不會再前進了,也不會保守不退。在此種情況下,你們應當集中王(震)、周(士第)兩兵團全力及許(光達)兵團主力取迅速手段,包圍鬍匪四五個軍,並以重兵繞至敵後,切斷其退路,然後殲滅之。許兵團留下必要兵力監視兩馬,以待楊(得志)兵團趕到接替。楊兵團應立即向西開進,迫近兩馬築工,擔負鉗制兩馬任務,並嚴防兩馬回擊。此點應嚴格告訴楊得志千萬不可輕視兩馬,否則必致吃虧。楊得志等對兩馬是沒有經驗的。以上意見是否適當,請酌情處理為盼。

軍委

巳宥(六月二十六日)

收到電報後,第一野戰軍在咸陽召開了第七次擴大會議,並根據中央軍委指示,對“鉗馬打胡,先胡後馬”作戰方針做了仔細分析與深入討論。就當時局勢分析,“兩馬”兵力較為分散,且機動靈活,所以進攻較為費力,不能一舉殲滅之。而胡宗南則把兵力部署在渭河兩岸,導致其部隊沒有縱深,當大部隊被包圍時,其他部隊無法及時趕來救援。雖然胡部、馬部可以相互支援,但實際情況是胡、馬聯盟有名無實,如果我軍圍殲胡部,“兩馬”不會冒險出兵救援。經過權衡利弊,我軍決心先攻打胡宗南部。

我軍的作戰方式正如電文所指,先派出一個兵團迷惑“兩馬”,鉗制其兵力,再由主力迂迴包圍胡宗南部,並繞至其背後,配合正面部隊進攻,讓胡部遭受攻擊時無法退回寶雞,即“鉗馬打胡,先胡後馬,兩翼佯動,左右包抄”。

在電文中,毛澤東還特別關注了“楊兵團”,即第一野戰軍第19兵團。為了迷惑敵軍,楊兵團在7月10日來到離“兩馬”不遠的乾縣、禮泉以北的高地上修築工事,佯裝進攻,使馬部不敢輕舉妄動。10日晚,我軍主力部隊急速行軍,向敵後迂迴而去。這是一次非常大膽的迂迴,部隊要穿過兩敵的接合會防區,相當於深入敵人腹部。同時,擔任斷敵後路任務的第4軍也開始行動。部隊一夜行軍70餘公里,於11日晨提前佔領了通向寶雞必經之地的羅局鎮和眉縣車站,使胡宗南部無法向西逃竄。

所有準備已經完畢,戰鬥打響。王震率領的第1兵團,許光達率領的第2兵團,周士第率領的第18兵團向胡宗南部發起猛烈攻擊。等胡宗南反應過來時,其主力部隊已經被第一野戰軍從東、北、西面團團圍住。11日夜,胡宗南下令國民黨第65軍、第38軍沿着鐵路向寶雞撤退。經過一夜行軍,他們到達羅局鎮,但這裏早已被我軍佔領,胡宗南命令部隊全部突圍出去,不得退縮。第一野戰軍第2兵團第4軍毫不畏懼,懷着與陣地共存亡的決心展開頑強抵抗,即使傷亡慘重也沒有後退,打出了人民解放軍的威武氣勢。

之後,我第2兵團第6軍、第4軍從敵右側進攻,我第18兵團第7軍向西進攻。在我軍的強大圍壓之下,胡宗南部被圍困在扶風西南部,渭河北岸。下午3時,會合的第一野戰軍發起總攻,先用火炮壓制敵人,再從四面縮小包圍,穿插攻擊。除了南渡渭河逃命的一部外,敵軍大部被殲滅。隨後,我第1兵團又攻佔了眉縣以西地區,將南渡渭河的8000餘逃兵全部俘獲。寶雞、益門鎮也被我軍佔領,扶眉戰役取得全面勝利。

戰役中,第4軍在7月酷暑中急行120公里,在傷亡眾多的情況下,仍然出色完成任務。戰役結束時,彭德懷對第一野戰軍司令部副參謀長王政柱等人講:“四軍這次打得好,這次立了功。”

第一野戰軍在扶風、眉縣地區對國民黨軍進行的進攻作戰,被稱作“扶眉戰役”。此戰,第一野戰軍殲滅國民黨軍胡宗南集團3個軍和馬步芳部1個軍共4.4萬餘人,繳獲騾馬1500餘匹,各種炮180餘門,輕重機槍960餘挺,解放了陝中廣大地區,有效阻斷了胡宗南部、“兩馬”兩集團之間的聯繫,為而後各個殲滅兩集團主力創造了有利條件。

歷史證明,“鉗馬打胡”的方針是正確的。遠在千里之外的毛澤東,通過電波指揮着瞬息萬變的戰場,準確預測了胡宗南部、“兩馬”兩集團的動態,提出“鉗馬打胡”的奇招,展現了卓越的軍事指揮才能和高超的政治方略。

在這場戰役中,人民解放軍堅決貫徹黨中央的作戰方針,圓滿完成了各項任務,積累了寶貴的作戰經驗,展現了我黨我軍解放全中國的決心與信心。

責任編輯:姬彩紅
輕觸這裏,加載下一頁
數據加載失敗,請確保在zj.louisvuittonmiami.org域名使用側邊欄!